+123 456 4444

xy22app色版

连云山脉内,

山峦俊秀,重连叠嶂。

茂盛的树木森林汇聚成林海,覆盖了整一片广阔的山脉大地,一旦陷入其中,通天的古木遮蔽顶上视野,几乎是看不到半点的阳光。

而广阔的地脉又孕育出了浓郁的灵气,使得山脉当中诞生了不少的危险妖兽,盘踞隐藏在各处,

危险无比。

多年来,

修士们花费大力气,也只是从中开辟出一条相对安全的联通南北的商道。

至于更远更为之险峻的地方,

却是人类的禁区。

就算是身家贫困的散修,也少有愿意进入那穷山恶水之地探索采集灵物,因为这山脉实在是太过危险,高阶的妖兽并不少见,再加上这些年来在这山脉当中已经逐渐根深蒂固的连云寨匪徒,实在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拿命去赌博。

唯有这一条商道,

贯穿连云山脉南北。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

是为淮南郡西边的桦山县等几个边远小县连接到淮南郡中心诸多大县的生命线!

这一日,

在连云山脉的商道当中的某处山谷节点。

灵气冲击震荡,爆炸之声震撼山谷方圆数里之地!

但见山谷当中,正爆发一场大战,山谷上方面色悍勇的匪徒正手持法宝源源不断朝着山谷当中的商队冲锋,一时间灵光四射,爆炸冲击声震荡山谷。

忽然间,

盘踞在山谷上方的某个背扛着环首大刀的魁梧大汉眉头微皱,似乎对冲锋的下属这么久还没能将下面负死顽抗的商队拿下极为不满意。

“呸,一群废物,都给老子滚开!看我的!”

那彪形大汉吐了一口口水,手紧握着手中大刀,声如雷霆般在山谷当中响彻。

“给我死来!”

一声怒吼,

彪形大汉一跃而起,带着强悍的声势从天而降,手中大刀在高空中引动风雷,发出震耳欲聋的音啸,仿佛将空气都是击穿成碎片,发出锐利刺耳的声响!

恐怖的刀势从天而降,带着强悍的灵力狠狠砍在那商队布置的阵法光幕上!

只听得咔嚓的一声,

那阵法光幕瞬间被击破,恐怖的气劲如同怒龙一般席卷,撞入商队当中,冲击席卷了半个山谷。

商队当中原本苦苦支撑的护卫们瞬间胆战剧烈,被这怒龙气浪掀得七零八落。

“真元!是真元境的强者!”

“那是连云寨的二当家!”

一瞬间商队的抵挡士气就已然崩溃。

“二当家,二大王,饶命!我安家愿意奉上所有家财求得一命……”

商队当中的主事连忙跪在地上苦苦求饶。

那大汉没有丝毫停顿,一步踏出,如同龙行虎步一般跨过数丈的范围,伴随着一抹刀光撕裂虚空,自那管事脖颈当中横斩而过。

跪在地上的管事立时间脑袋冲天而起,血液从无头的脑袋当中喷涌而出。

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大汉对着周围的喽啰骂道:

“赶紧的,将这些家伙都砍光,走漏一人老子找你们算账!”

雄浑的声音,

犹如雷霆般炸响,震得空气发颤。

周围的匪徒都是不敢拖延,哗一声朝着四周逃散的商队伙计佣兵等追杀而去。

一场残酷的杀戮发生在这山谷之中。

虽有人奋死搏杀,垂死反击之下拉着追杀的人一起死,但终究不敌盗匪人多势众,很快就尽数被镇杀。

整个山谷,尸横遍野。

血腥弥漫。

不多时,有匪徒将驼兽背上的商队物资都尽数清点完毕,踏过地上的尸骨,连忙兴奋地跑到彪形大汉面前邀功。

“二当家,遇到肥羊了!”

那彪形大汉擦了擦大刀,随手从身旁那匪徒手中一把将账本抢过来,翻了几页,将立面的记录稍微浏览了一下。

“不错,我说那些家伙怎么会这般胆大包天,原来运送了这么多好东西,小的们,收好东西准备回寨!”

一众盗匪连忙将战利品收拾干净,将散落在山谷四周的车队收集起来,牵着驼兽朝着山中蜿蜒走去。

伴随着众人的离开,很快有山狼野兽之类出没,将山谷当中的死尸血迹都是吞噬干净。

只待数日之后,绝大部分的痕迹都将被这自然消弭干净,除了离开的盗匪,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一众盗匪沿着小路深入山脉,

走了大半个天的时间,

来到一处隐秘的,四周高大山峰耸立遮蔽的天然山谷。

山谷关口的旁边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写着铁画银钩的“连云寨”三个大字!

通过谷口,

进入到里面,在连云山脉当中威名赫赫的连云寨匪徒就盘踞在此间。

数十年前,

有一位真元境三重的英豪横空出世,独自一人进入连云山之中,凭借着一双拳头将大大小小在连云山脉讨生活的散修劫匪打服,最终设立了连云寨,盘踞在这连云山脉的商道上,坐收各个通过山脉的行商的佣金,偶尔截杀某些不服的小商队。

因其从来不惹那些背景深厚的大势力,只动中小型势力的队伍,随后更凭凭借着其实力,在打退数次桦山县等几个县城修真世家势力的联手围剿之后,不仅没有灭亡,反而使得连云寨蒸蒸日上,自号为连云王。

通过坐守这唯一一条商道夺得的庞大资源,十多年前连云王晋升了真元四重,其声名更是显赫,已经少有人胆敢再挑衅。

“大哥,我回来了,这次安家竟然敢瞒着咱们妄想偷偷从连云山通过,简直是不知死活!在山下我们已经将他们杀绝了!”

持刀的彪形大汉走入大殿,大大咧咧地道,同时将那商队的账本交给一旁的喽啰,让他递给首座上坐着的那人。

连云寨说是山寨,

但毕竟是真元境修士所在场所,自然不可能像是凡间山贼一般的凌乱山寨,反而是在山中建立起的金碧辉煌的宫殿。

在享受方面,

真元境修士自然是不可能缺的。

“安家吗,好像这安家是桦山县那张氏的附庸家族吧。”

那大马金刀坐在首座上,卓有威严法度的连云王李鸿伯没有说话,出声的反倒是站立在一旁的连云寨军师。

只见那军师摇了摇手中的羽扇,眉头微皱。

“这段时间据说张氏那一位天骄即将回归,张氏在桦山县正闹得大张旗鼓,近段时间咱们还是低调一段时间为妙。”

“怕个屁!”

那二当家找了个旁边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咕噜地往嘴里灌茶,

瞪大眼睛如灯笼,声如洪钟在大殿之中响彻。

“一个山旮旯里面得家族,怎么可能出得了真龙,那些战绩十有八九是吹出来的,这些年咱们砍掉的徒有虚名之辈又不是没有!”

“不过修炼二三十年,传闻之中就到真元境六重,拥有抗衡真元后期的实力,这可能吗?!”

“开什么玩笑!”

“老子不知道那小子的名声是怎么吹起来的,我敢用我的性命担保,那小子绝对是绣花枕头一个,要是那小鬼胆敢杀上门找咱们麻烦,不用老大出手,老子一刀子下去能把那小子的脑袋砍下来当尿壶!”

看到军师面上的担忧,彪形大汉面上满是不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