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456 4444

菠萝special

<tent></p>

李天来抓获后立即被带到了指挥部,杨前锋亲自和张丽华对他进行了审讯,李天来的心理防线在被抓时崩溃了,所以杨前锋没有再费多少口舌他彻底的‘交’代了问题。。。手机端</p>

原来李天来光‘花’钱不挣钱,麻将虽然打的不大,但他近六七年来几乎每天眼睛一睁是这个事,像着了魔一样,特别是离婚后到了城里更是如此,因为身有钱日子过的也算逍遥自在,但总的来说是输的多赢得少,加住旅馆、吃饭‘抽’烟穿衣和‘交’结‘女’人,他把老婆离婚时给他的两万块钱和家里这几年田地租给人家的租金去年底部‘花’光了,为了还能过这种逍遥自在的生活他想到了偷,但他不敢在城里偷,也不敢去生地方偷,认为最好的地方是自己的村子,于是他再次走了这条路,多次回到村里作案,根据他的‘交’待远不止专案组掌握的那几起,其实他晚还趁人家睡的正香时,不止一次的溜到几个以前关系很好的人的家里搜了人家衣服口袋,并且每次只拿走口袋里一部分钱,让人家不以为是被人偷了。</p>

十九日这天他又没有钱了,于是下晚偷偷的溜到村外的田埂坐等到天黑下来后,先回到家里拿了把木工用的铁锤‘插’在腰间,带了个手电筒绕道从田埂往老街那边走,当走到佘小‘露’家‘门’口时发现她家灯关的,猜想这么早不可能都睡觉了,屋里肯定没有人,试着推了下‘门’,那知一推‘门’开了,进屋看了看果然没人先到灶间的锅里拿了块锅巴,边吃边走到佘小‘露’的房间‘门’口用手电筒对房内照了照,发现‘床’边有一个红‘色’的旅行箱,心想是佘小‘露’回来了,窃喜的认为箱子里肯定有钱,于是进去准备把它打开,正要动手时突然听到佘小‘露’哼着歌到了大‘门’口,接着听佘小‘露’边进‘门’边说:“出去大‘门’怎么不带起来,真是的。”接着她拉亮了堂间的灯。</p>

李天来听到她哼歌时惊慌了起来,吓的往‘床’下面躲,可是她的‘床’太矮,‘床’下面又放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所以不小心不知道把什么东西‘弄’响了,佘小‘露’听到声音问:“是谁?”她边问边在大‘门’边拿了根长一米多、直径一寸左右的木棍,进了房间拉开了电灯,她听到响声估计知道有人在她‘床’下面了,所以她走进房间后突然用木棍对‘床’下一捣,说:“出来,不然我去叫人了。”</p>

李天来知道她说的出做的出,心想这下完了,要是真叫起来他以后在村里怎么做人,还是出来和她解释一下,让她高抬贵手放过他这一回,于是说别叫我出来,说着连忙爬出来,刚爬出来一半,佘小‘露’其实也很紧张没有看清楚倒底是谁,也怕这人出来了会对付她,拼命的用木棍打他的后背,李天来痛的快速爬了出来,顺手把‘插’在腰铁锤握在了手,佘小‘露’见是李天来,并且手还拿了凶器,吓的大叫一声救命转身准备跑,李天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叫她不要叫,可佘小‘露’一心想走用力挣脱了李天来的手,李天来见拉不住她举起铁锤对她头打了一下,佘小‘露’摇晃了一下又准备喊救命,可命字还没有叫出来,李天来用铁锤在她头连续重重的敲打了下去,瞬间佘小‘露’倒在了‘床’边的地,李天来看她死了,立即把倒在地的木棍拿放回了大‘门’边,带房‘门’和大‘门’快速跑进了夜幕。</p>

李天来一口气跑到了村外田野的一个田硬瘫坐下来,头脑当时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心才平静了一些,才清楚自己刚才杀人了,接着他边从田埂往北安吴那边走边想下步怎么办?</p>

走着走着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心想这个案子公安机关肯定怀疑不到他头,因为他每次回来都是下午搭最后一班车到丁家乡下车,以后步行到北安吴天开始黑了,再步行到老街村天完黑了,一直以来每次回来在村里他都尽量不和人碰面,选偏僻的小路或者根本没有路的地方走,如果想休息一下也躲在‘阴’暗的地方,所以多次回来盗窃没有正面碰到过任何人,偷来的东西除了钱其它东西都进行了处理,并且下半夜三点半左右肯定离开老街村,因此他感到自己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近一年来没有人发现他回来过,所以在他看来是包公在世也破不了他作的案子,虽然这次出了人命让他一时慌了手脚,但他认为出了南安吴安了,并认为这次自己回来可以说是来无踪去无影,肯定没有人发现他,并坚信公安局绝对不会怀疑到他头来,因此决定不去城里了,也不到村里人都知道的亲戚朋友家去,地来个消失,人家不是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吗?躲在这一带最安,心想只要公安局找不到自己,一切平安无事,要是找到了自己那一切听天由命了。</p>

哪知道玩地消失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最大的问题是吃喝问题,不能去亲戚和朋友家去哪里呢?李天来当晚饿的吃不消了,正因为饿让他突然想到了当年一起打工时处的相对好的几个人,并认为去这些人家最安,于是先去了童小立家,可在童小立家睡到下半夜三点左右他又突然感到不安,来了个不告而别,发现桌的小铁盒里还有些钱顺手拿走了,因为他身剩几‘毛’钱了,想买包烟都不够。</p>

出了童小立家急急忙忙的赶到了丁家乡,天亮前了丁立保家后面的山,可到了下晚肚子又饿的实在忍受不了了,去了丁立保家,在丁立保家‘混’了两餐后感到再去不是很安,于是二十四号下晚跑到丁二棍家‘混’了一餐,本来还想‘混’一餐的,可丁二棍不欢迎他,想想还是以还胶靴为名去丁立保家再‘混’一餐连夜离开这里去林南县一个朋友家去‘混’几餐饭,并在那里找点事做做,挣点小钱做路费到更远的外地打工去。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为了一餐饭的让自己的如意算盘部落空了。</p>

听完李天来的‘交’待后,张丽华倒吸了一口气,看了眼‘精’气神十足的杨前锋心想:这个李天来是老街村的魔鬼,好是杨前锋盯着他不放成了他的克星,加陈来香今天来的正是时候帮我们节约了很多时间,如果今天‘摸’不到丁立保并掌握不了李天来的活动规律,那李天来还真成功了,要是李天来跑了想再找到他难了,并且是以后找到了他,他的心理状态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能很快‘交’待了问题。要是那样,这个案子很难破了,更不可能破的这么圆满。</p>

审讯完后,又根据李天来的‘交’待在他作案后休息了田埂边的石头堆里提取了凶器——铁锤,并连夜带着他指认了作案现场。</p>

小清新蕾丝美女轻盈动人图片

一切工作都完成后己经是晚十一点了,专案组人员押着李天来准备回城里,老街村许多村民从下晚到现在一直都兴奋的聚在南方旅馆前面议论着看热闹,因为他们知道李天来自从爱麻将后整个人都变了,好吃懒做不顾家,一人吃饱家饱,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把佘小‘露’杀了,水落石出的真像让村民们突然感到李天来是村里的魔鬼,想想他做的事都感到不寒而栗,为了庆祝公安机关为村里除了一害,不少村民还自发的买了许多鞭炮,当专案组的警车离开南方旅馆‘门’口时,村民们几乎同时点燃了鞭炮,齐鸣的鞭炮声打破了静静的夜,老街空弥漫着浓浓的硝烟,正义的警笛声带走了罪恶,给老街村留下了平安祥和。</p>

</tent></p>

的站!</p>